中国第一时间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抗战档案曝光:69年前有餐馆大减价3天庆祝胜利

2014-9-3 8:01:04 来源::现代快报

川岛芳子

  在9月3日首个国家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江苏省档案馆2日首次公布34份68件馆藏抗战档案史料,包括中共抗战、抗战胜利纪念、日军罪行、损失调查、审判战犯、战争赔偿实施等6个方面,再现了抗战的真实历史。其中,涉及审判战犯的档案共8份14件,包括1946年司法行政部公函《关于交下对于日本主要战犯土肥原贤二等30名起诉书及日本重要战犯名单各一册》1件、起诉书《对于日本主要战犯土肥原贤二等30名起诉书》1件、名单《日本重要战犯名单》2件等。  据江苏省档案局新闻发言人张姬雯介绍,根据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战犯分类,所谓主要战犯又称甲级战犯共有28人,重要战犯是指乙级战犯和丙级战犯。馆藏的《日本重要战犯名单》来源为1946年南京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编号为9,属“极密”级,名单封面注明包括元帅3人、大将23人、中将167人、少将11人、文职28人,共232人。名单分为姓名、阶级、职务、罪行。排在第一的是陆相本土总司令官杉山元,罪行三条,第一条即策动“九一八”事变,为侵华战争之主犯。排在倒数第二的是川岛芳子,职务为天津特务机关谋略班长,列出的罪行最长。

  江苏省档案馆公布的34份68件馆藏抗战档案史料,有文件条例、宣传单、老报纸、日记、教育读本、内部通报……门类很多。其中,中共抗战方面的史料,既有《援助英勇抗日的东北义勇军告全国劳苦群众书》,又有“汪大铨日记”、苏皖五专署的“关于执行饭票制度和各县设立抗日食堂的联合通令”等,较为全面而生动地展示了中国共产党在敌后战场领导人民取得抗战最后胜利的组织战、宣传战、情报战、纪律战等得胜法宝。

  82年前手写传单

 

  号召驱逐日本帝国主义

  这批档案中最早的史料是《援助英勇抗日的东北义勇军告全国劳苦群众书》。

  “这是1932年的一份手写传单,字迹已经很模糊了。”江苏省档案陈列馆副馆长、研究馆员方毓宁介绍,这份档案反映了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启抗战14年的历史,从现存档案上可依稀看到,“我们的口号是:募捐款助东北义勇军,自动武装起来参加义勇军,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出境,反对国民党出卖淞沪利益的协定,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庆祝红军和东北义勇军的胜利!”

  “汪大铨日记”里

 

  有份抗日牺牲烈士名单

  “汪大铨日记”也是首次公布。汪大铨何许人也?方毓宁表示,这个人的身份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不过,从日记中夹带的“写给苏南区党委秘书长欧阳惠林”的一封信来看,汪大铨可能是江苏茅山地区党委负责文件起草的负责人,而且很有文艺才华。“‘汪大铨日记’的时间跨度是1941-1944年。他在日记中专门说明,人民武装包括可随时集中行动,配合主力和地方武装进行袭击、破坏、除奸等作战的精悍民兵,担任通讯、情报、岗哨、警戒、盘查、运输、担架等工作的一般民兵,基本做到全民动员。”

  方毓宁介绍说,“汪大铨日记”里还有一份“七年来抗日牺牲烈士名单”。从这份名单里,可以看到,牺牲的66人年龄从19岁至28岁不等,他们来自江苏、广东、福建、江西、四川、山东等省,大多在战斗中牺牲,也有追击敌人、负伤被捕牺牲和遭遇敌人牺牲。

  “出差人员所到吃饭机关和到乡保长处,应以别人吃什么自己亦吃什么为原则,不得另行要求……”当时,苏皖五专署的“关于执行饭票制度和各县设立抗日食堂的联合通令”上,明确说明为了节约根据地物力财力,要求党政干部到食堂吃饭,并支付饭票,不得要求过量食物;如果路途不便,就近可在乡保长处就食,支付粮票。

  为了全面再现历史,江苏省档案馆公布了关于抗战胜利纪念的相关史料。一份是抗战胜利当年,苏北区党委《关于召开庆祝抗战胜利大会的紧急通知》,另一份是在抗战胜利第二年,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举行省会各界庆祝九三抗战胜利周年纪念大会。

  两份史料

 

  记录庆祝抗战胜利的历史一刻

  “庆祝会的召开,可分别以部队、机关、学校为单位召开之,部队的庆祝会在不妨碍战斗任务的条件下以团为单位召开之。各级党政军民机关及学校的庆祝会,应动员当地群众参加……”这是69年前,苏北区党委发的一份《关于召开庆祝抗战胜利大会的紧急通知》。江苏省档案馆管理部主任张少敏介绍,当时的庆贺方式很特别,通知上说,“要求分别以部队、机关、学校为单位召开两淮战斗胜利大会”。

  而1946年9月2日,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人事处发出通知,“奉江苏省主席交办,要求各机关、法团选派3-5人参加‘省会各界庆祝九三抗战胜利周年纪念大会’,地点为国民大戏院。”这份通知要求,各厅处局室派代表参加,还发函通知。当时,收到通知的各个部门都立即回复参会人员的名单,还让他们本人在收文下方盖章。

  当年召开抗战胜利周年纪念大会的国民大戏院,已经80多“岁”,至今完整地保留下来,在南京市杨公井25号。

  餐堂“大放盘三日”

 

  庆祝抗战胜利

  “华盛顿官方昨天宣布四强已接受日本投降”“瑞士转致美国照会日本要求投降全文、美国覆文”……当年的报纸上铺天盖地地刊登着,国际国内大量关于日本投降和抗战胜利的报道。

  从江苏省档案馆公布的《中国民报》《中央日报》,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中华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的一份《中央日报》第二版,近一半的版面都刊登着日本投降和抗战胜利的内容。在左侧最显眼的位置还刊登着一篇名为《确保光荣的胜利》的社论。“我们的任务,是不再使人类看见自有之毁灭,和人类创造更完美的世界。我们会在战争的可怕的斗争中合作,现在我们要在新的和平的日子里合作。”这些词句,今天读来也会让我们心潮澎拜、充满能量。

  在中华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的一份《中国民报》第一版广告栏中,你会读到“庆祝抗战胜利,大放盘三日以资庆贺”的广告。登这则广告的是安徽屯溪的大同餐堂,商家还特别标注“选料考究出品丰美大宴小酌应有具备”。“大放盘”是啥意思?现场专家表示,就是大减价。

  除了大同餐堂,专卖西装料、旗袍料等面料的元利绸布号,也在自己广告的顶端刊出大大的8个字——“抗战胜利,普天同庆”。

  “人民伤亡的损失,人民私有财产之损失,古物书画之损失……”昨天公布的档案中,还有当年江苏省政府下发的《抗战损失调查办法、抗战损失查报须知》。这份须知发布于1945年9月,当时江苏就开始调查抗战损失了。

  《守厂记》完整再现

 

  镇江一工厂的消失

  江苏省档案馆博士周彤介绍,当时的《抗战损失调查办法》是1945年9月21日修正的,一共8条。包括人民伤亡、私有财产、机关学校、公营民营企业和古物字画等16款损失范围。而《抗战损失查报须知》一共有14条,规定了各款损失范围查报方法、分类、价值计算方法等。

  公布的有关损失调查方面中,还有一份“无敌牌镇江工厂股份两合公司的《守厂记》”。周彤说,这份档案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抗战损失调查中最为详尽和正规的受害人呈文,来源官方,品相完好,与珍藏在镇江市档案馆的《镇江沦陷记》手稿是姊妹篇。

  1943年印的《镇江沦陷记》曾在文物市场拍出100多万元,人民出版社1998年再版,含1943年的部分版《守厂记》。江苏省档案馆馆藏的《守厂记》是完整版,包含了1945年9月和1946年1月的补叙,是首次发现。“这两份文物级的史料若能合璧,将使镇江8年抗战期间由点到面的损失情况和日军暴行的揭露更为完整,极显珍贵性。”

  “张怿伯是无敌牌镇江工厂股份两合公司的总经理,他撰写了《镇江沦陷记》以及《守厂记》,《镇江沦陷记》称得上东方的《拉贝日记》,因而,有人会将张怿伯称作‘中国的拉贝’。”周彤介绍说。

  《守厂记》共分十章,陈诉了总经理张怿伯本人带领工友、女佣共7人,自1937年阴历十月二十至1938年新年正月初八,80天留守中经历的极大恐怖,幸免的几次火灾,先后十期损失,文卷账册等档案辗转保管情况和日伪想强占,建军事酒精厂的守厂最后一件事,还配有一张日兵“隔门枪击形势图”,充分暴露了日军的烧杀抢掠和肆意妄为。在第九章,讲述了将耳闻目睹日军种种暴行撰成《镇江沦陷记》。

  审判战犯也是这次档案公布的重要内容,一共8份14件,包括1946年司法行政部公函《关于交下对于日本主要战犯土肥原贤二等30名起诉书及日本重要战犯名单各一册》1件、起诉书《对于日本主要战犯土肥原贤二等30名起诉书》1件、名单《日本重要战犯名单》2件等。

  首次公布主要战犯土肥原贤二相关档案

  《关于交下对于日本主要战犯土肥原贤二等30名起诉书及日本重要战犯名单各一册》这份公函的内容,是作为各军事法庭参考资料,指导在侦查其他战犯时就其地位经历予以参酌。江苏省档案局新闻发言人张姬雯介绍,“这也明确了参考的必要性,首先我国起诉书仿照美英法苏对轴心国战犯控诉书的法定程式,与同盟国世界反法西斯阵营一致;其次,应遵守国际惯例,对于居于领导地位的战争主要罪犯,重视国际上处罚战争罪犯的见解和原则。”

  土肥原贤二,1883年8月8日出生于日本冈山县的一个军人世家,从14岁入仙台地方陆军幼年学校开始,先后就读过东京陆军幼年学校、日本士官学校和日本陆军大学。1912年从陆军大学毕业后,任职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随即由参谋本部派往中国,在北京特务机关任坂西利八郎中将的辅佐官,开始了他在中国的特务生涯。他能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还会说几种中国方言,这为他从事谍报工作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

  日本战败投降后,土肥原贤二被盟军逮捕,关入横滨刑事所。1948年11月,土肥原贤二以“破坏和平”“违反战争法规惯例及反人道”等罪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在巢鸭监狱执行绞刑。

  川岛芳子列入日本重要战犯名单

  江苏省档案局新闻发言人张姬雯介绍,《日本重要战犯名单》编号为9,属“极密”级,名单封面注明名单涉及元帅3人、大将23人、中将167人、少将11人、文职28人,共232人。

  在《日本重要战犯名单》中可以看到,名单分为姓名、阶级、职务、罪行几部分。排在第一的是陆相本土总司令官杉山元,罪行三条,第一条即策动“九一八”事变,为侵华战争主犯。排在倒数第二的是川岛芳子,职务为天津特务机关谋略班长,虽然职位很低,但她罪行是名单中最长的。

  在抗战题材影视剧中,川岛芳子是一个经常被提及的人物,而在历史上确有川岛芳子这个人。张姬雯介绍,作为天津特务机关的谋略班长,川岛芳子负责搜集侵华情报。其罪行包括“九一八”事变时期,曾经游说马占山,企图不用一枪,就将东北占领;失败后跑到上海勾结流氓土匪布置间谍网,刺探我国各地情报;捕杀爱国志士,及我中央地下工作人员等。

  除了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战犯,在《日本重要战犯名单》中还涉及东京日日新闻、外交时报、大阪每日新闻主笔,伪自治会指导员,国粹会会长,内阁情报局总裁,兴中公司总经理、日本银行副总裁等。“这份馆藏名单并不完整,但名单上的人员涵盖政治、军事、工农业、金融商贸、情报新闻宣传等各方面,体现侵华战争的计划性和全面性。” 张姬雯表示。

  链接

 

  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本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号诚之,汉名金壁辉,清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第十四女。

  清朝灭亡后,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复国,将女儿显玗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显玗从此更名川岛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军国主义教育,成年后返回中国,长期为日本做间谍。

  川岛芳子历任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等要职,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运动等秘密军事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被称为“男装女谍”“东方女魔”。

  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年41岁。此后坊间一直流传着川岛芳子系替身代死,其本人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从以上档案史料可以看出,抗战胜利后,民国政府一方面开展日军罪行调查,抓紧对日本战犯审判;一方面发动各界开展损失调查,与国际接轨调整组织机构,并向日本索取战争赔偿,把胜利果实做实。

  抗战胜利后就开始

 

  战争赔偿事宜

  张姬雯说,实际上,日本承认战争罪行,逐步向中国实施了战争赔偿。在日本赔偿物资到达中国后,为防止供不应求和分配不公,由当时的行政院主持,采用了作价、自愿申请、第三方担保、政府对保等方法,用价格杠杆,把有限的物资分配到位,并体现了扶持民营企业和加快恢复基本国民经济的原则。

  其中一份《令发赔偿委员会组织条例由》,是1946年11月26日,江苏省政府的“训令”。当时,国民政府为与国际上赔偿委员会等国际机构名称一致,以便于向日本索偿,已将内政部“抗战损失调查委员会”更名为行政院“赔偿委员会”,并按立法程序制发赔偿委员会组织条例以供执行。当时的条例规定,赔偿委员会主任委员由时任行政院副院长兼任,委员会负责赔偿原则拟定、赔偿方案编制、赔偿调查统计、赔偿工厂物资拆迁计划等。“因工作需要,聘请顾问1-3人,专门人员5-9人。派员到国内外各地调查视察并协助各项计划的实施。”

  “正义的胜利”

 

  在国家博物馆开展

  铭记历史、警示未来,“正义的胜利——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75周年”展览2日在国家博物馆拉开帷幕,展览将持续到9月28日。

  展览共展出160件(套)珍贵文物和230多张历史照片。其中,展品中的日寇侵略中国的《国难地图》传单、有日本侵略军签名和口号的日本陆军军旗、侵华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试验用的玻璃瓶、日军使用的轻机枪等,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展示了日本法西斯侵华期间犯下的滔天罪行;朱德等赠给支援西班牙反法西斯斗争的国际纵队中国支队的锦旗、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总司令印章、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写给叔父的信、新四军军长叶挺的《囚诗》手稿、埃德加·斯诺在陕北采访时用的摄影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老照片等,生动再现了中华民族视死如归、英勇奋战的波澜壮阔的抗战历史。

  据新华社

(原标题:江苏省档案馆首次公布川岛芳子等232名日本重要战犯名单)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人才联系我们用户注册法律事务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QQ1530024013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13681102741

地址:北京市海淀桥中关村北京国际大厦8层 邮政编码:100026

华东网 版权所有 违版必究